093-46478706

行为艺术:游走在市场边缘2021-03-19 22:49

在不久前举办的“行为艺术30年学术研讨会”上,批评家贾方舟说道:我们要感激市场,于是以因为市场的不存在,当代职业艺术家才能保持生活,但行为艺术在国内还不具备市场性,如果我们在学术上还不注目行为艺术,那作为学术抨击,只不过是渎职的。  事实上,行为艺术目前在国内广泛不不受接纳,一些早期以专门从事行为艺术居多的艺术家,其中一部分早已切换创作语言,开始画画或者做到雕塑;还有一部分则讨生活海外,企图在国际舞台上提供接纳和利益。  为行为艺术“去妖魔化”  “我尤其讨厌行为艺术,我实在中国行为艺术这30年被丑化、被妖魔化了。因为那些十分恶性的传播和噱头性,在国内讲行为艺术比在世界各地讲都实在‘丢人’,很多人甚至实在行为艺术不值得一提。”这几年正在紧密注目国内行为艺术动向的付晓东回应。  而在西方,很多艺术大师是不道德艺术家。

行为艺术:游走在市场边缘

在去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提诺·里斯格尔取得了金狮奖。这位英裔德国艺术家在展出的现场展开不道德表演,由几个人在展览场边唱出B-Box,边融合身体运动。他的作品没文字文本,没手写记录,没图录,自己也不做到任何记录,他的艺术被称作具有“转瞬即逝”的特性,不是传统的行为艺术,更好的是现场表演。  而行为艺术的“教母”阿布拉莫维奇可以说道是一个转变了行为艺术在全世界范围的受众程度的艺术家。她的作品在转变行为艺术地位的同时也对市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仅有在Artprice的记录上就可以看见阿布拉莫维奇的拍卖会记录有89件,其中以摄影作品占有多数,约52件。  “行为艺术是一种尤其好的媒介,有纪实的现场性,有现场紧绷的观众和作者之间的关系,而且十分更有眼球。这种紧绷关系尤其好,有可能摆摊一场大型博览会,观众在每个作品面前停留时间不多达5秒,但是如果是行为艺术的现场,你认同想要凑近看一看怎么回事。”从体验上来说,行为艺术具有其他艺术媒介所无法替换的现场感。付晓东指出,“行为艺术可以用最简单、最必要的因素来已完成观念的传达,十分快捷,人在作品就有了,艺术家只靠肢体和不道德的关系就能构成作品,所以行为艺术在某种层面很考验艺术家的驾驭能力。”  找寻行为艺术的市场  对于在国内完全没市场,甚至在国外也不怎么讲市场的行为艺术来说,不道德艺术家主要还是通过不道德现场的“遗留物”和影像展开市场流通。影像目前是最主要的作品切换出口之一,此外,还有出售不道德演出现场及道具的方式。在行为艺术的早期代表中,杜德庆的绝大多数作品目前已被国际上各大博物馆珍藏,而在市场流通的,多为他实行不道德的现场遗留物。台湾罗芙奥和香港天成国际曾在2011年至2013年多次上拍电影了谢德庆为《一年不道德演出(1978-1999)笼子》制作的版画海报。这件有365个版数的版画海报目前最低的拍卖会成交价在7.5万元。  而肖鲁在1989年的作品《对话》曾在2006年中国嘉德拍得231万元。这件肖鲁亲笔签名“仅有此一件”的不道德现场遗留物在当时的成交价某种程度引发了轩然大波。同件不道德作品所转换成的摄影和视频作品,也在嘉德、翰海和上海泓丰多次上拍电影,成交价最低的是2010年上拍于上海泓盛秋拍的《对话(摄影3/10、视频2/8)》,以40.25万元成交价。  艺术家张洹在1995年与同居北京东村的几位艺术家联合创作的《为无名山升高一米》现今仍为艺术圈津津乐道。这件作品的版权归属于参予创作的每一位艺术家,而流传下来的记录创作过程的摄影作品在市场上也受到藏家欢迎。2011年,该摄影作品在香港苏富比的春秋两季大拍电影和香港佳士得春拍电影,都首演了不错的市场展现出。  不道德艺术家自由选择的生活  “专门从事行为艺术,有的人是自由选择了这样一种生活——不是因为挣不着钱、会画画、会做到雕塑,而是宁可自由选择一种更为心目中于自己,自指出最不具实验性、最有挑战性的创作手法去探寻。”付晓东讲解不道德艺术家存活状况时说。  艺术家何云昌可以说道是国内坚决不道德艺术创作的代表。这位1967年出生于云南省梁河县的艺术家,1991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其作品《抱柱之信》轰动一时:他将自己的一只手铸铁在水泥中24小时,重现了《庄子》中一则寓言的场景。在一次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他谈道:“在国外,行为艺术的境况比国内好很多,人们看来行为艺术不会较为安静和客观,艺术家和观众可以在相互认同的前提下展开交流。在国内,行为艺术在大众视野中仍是异类,人们还无法以一种尊重和交流的心态来面临。”  今年上半年,何云昌在白盒子艺术馆举行了个展“尘缘”。据工作人员讲解,其作品主要以摄影的方式展开销售,每一件摄影为8个版,起步价在两三万欧元。但对于何云昌来说,市场的优劣不出他的注目范围内。在何云昌坚决了20年的不道德艺术创作中,每次实行完了作品他都企图维持在放开的状态中。“这么多年了,只不过每次已完成一件作品,我都会想要,好难过,不要再行做到了,但过一阵子,又想要去做到。这种表现形式在更有着我去展开有所不同的尝试。